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凯金柠金】三人游

开头有话说

OOC预警

不糖不刀的神奇产物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大概六千字

文笔巨差但是想要意见呜呜呜QVQ








准备好了就开始叭!ლ(°◕‵ƹ′◕ლ)









一、

甜食是个好东西。

扯掉棒棒糖的包装纸,少女歪着头把糖果放在太阳下端详了一会儿——半透明的硬糖在阳光下像是亮晶晶的有色玻璃,然后被一口含进嘴里。

甜蜜的水果味瞬间在味蕾上炸开,她舒服的眯起眼睛,用舌尖舔了一圈嘴里的糖果,然后顺势趴在了桌子上。

少女把头埋在胳膊的空隙里,却不引人注意的露出了一只海蓝色的眼睛。

『怎么还不来......』少女在心里嘀咕着,眼睛却依然盯着教室的大门。

终于到了快上课的时候,少女像是等来了那个人,迅速的坐端正,找了本书翻开,假装很认真的看起来。

“......啊幸好赶上了——”铃响起的前一秒有人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拉开少女前面的位子,“哇凯莉,你整个下课的时间都在看书吗?好厉害啊!不像我,一看书就会想睡觉......”

“......哼,那当然。”叫凯莉的少女抿了抿唇,像是在抑制上扬的嘴角,“你不会下课又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吧?”

“是啊——”少年叹了口气。刚想说话,却看见老师已经踏进教室。

“下课再说哦——”

少年悄悄对凯莉这样做口型,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转过身去。

少女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般的低下头,企图用黑发挡住有点红的脸。

“......笨蛋。”她在少年看不见的地方微笑着呢喃,那个人的名字就像是她嘴里甜蜜的糖果,被含在嘴里依依不舍的转了好几圈,才温柔的吐出来。

“......金是笨蛋。”

 

二、

少年叫金。

人如其名,是一个金色头发的孩子。

但凯莉觉得,只用金色去形容金是远远不够的。

——他值得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的形容词。

金是个外向的人,他总是不吝啬于夸奖别人。

比方说现在。

“哇今天的数学课好难的!”少年手舞足蹈的向凯莉比划着,他的眼睛是比凯莉浅一点的天蓝,此时正激动地闪闪发亮,“凯莉居然也可以回答的那么好,真的好厉害啊!”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

少女骄傲的仰起头,轻盈而快速的向前走着,碎花裙摆随着动作划出好看的弧度,就像是她此刻的好心情。

“凯莉你等等我啊!”少年快步追上来,“凯莉你今天要来我家吃饭吗?姐姐说今天烤了小蛋糕......”

“既然都邀请我了,那我当然要去啦——”

三、

凯莉小姐喜欢金,是某个春天开始的事。

倒不是什么『因为某次危机忽然恍然大悟察觉心意』这种理由……大概是日久生情?

可能就是某一次一起放学回家发现自己已经习惯和少年分享一块蛋糕;或者就是某一次呼唤对方姓名时下意识的微笑。

又或是少年的眼睛里是澄澈的天空,少年的灵魂就是翱翔在天际自由的飞鸟,却在看向凯莉小姐的时候甘愿变成收拢羽翼停在人指尖的乖巧的白鸽。

诸如此类的理由,太多了。

不过出于少女的矜持,凯莉并没有选择在察觉自己心意的时候把这份心情告诉金,而是照常的与金相处。

她相信没有人可以介入到他们之中,所以那种金会被抢走的蠢问题,凯莉从来没有担心过。

只是在很久以后,她一直后悔着她的这个决定。

 

四、

凯莉是真的没想到除了她自己以外,还会有人看上金那种呆瓜。

少女叫安莉洁,有一头薄荷蓝的长发,以及一双被很多人称赞为『天真又神秘』的,水晶般通透的翡翠色的眼睛。

如果说一头黑发的凯莉小姐是黑夜,那她就是白昼。

——她们是经常被放在一起比较的一对,是竞争对手。

“凯莉你说安莉洁?”被质问的金发少年挠挠头,对于少女的怒火感到不解,“安莉洁是个好人哦!凯莉你别生气呀......?”

金发少年的不解风情让凯莉深深吸了一口气。

“给你五分钟,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和那个丑女认识的。”

“诶诶诶?!”

 

五、

然后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凯莉从金零散的语句里拼凑起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一个不是这么正统却有点小浪漫的美女救英雄的故事。

“所以说,你看见有人在勒索那个女人就去解围,但是却发现人家根本不需要,最后还被人家给救了?”

凯莉小姐挑起一边的眉毛,双手环胸,一只手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自己的手臂,语调微扬的下结论。

“总的来说......就是这样。”少年底气不足的摸摸后脑勺,低着头像是在接受老师的批评。

“啊——你是笨蛋吗?”凯莉小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个女人可是拿过散打冠军的人!你一个人一头热血的冲上去,受伤了怎么办?你倒是先报个警啊!”

“嘿嘿凯莉别担心啦,我这不是没事嘛......”少年相当心大的吃起了刚刚买到的烤棉花糖,“凯莉你要不要吃......?”

凯莉小姐看着少年的侧脸,心累的叹了口气。

“......来一口。”

 

五、

时间往后走了大概几个礼拜,就在凯利小姐以为事情可以就此翻篇的时候,安莉洁突然地转校了。

凯莉小姐看着小幅度的向站在讲台上的安莉洁招手的,坐在自己前排的金,以及安莉洁对自己露出的那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危机。

“那就欢迎安莉洁同学来到我们班级,然后座位的话......”班主任环顾教室,“......就先坐在凯莉的后面吧,可以吗?”

“......没问题。”

凯莉小姐无话可说。

 

六、

“你在隔壁区的学校过的不好吗?还是说你闲的发慌想转校玩?”

“都不是。”少女摇摇头,薄荷蓝的长发跟着动作轻轻晃动,“......是因为金。”

“就因为他那不成功的耍帅?”

“不......比那个更早,只是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少女的语气难得的褪去懵懂,异常的冷静。

“我知道你也喜欢金,但是你并不能否认我们是可以竞争的。”

“可笑,你不会以为——”

“你们是青梅竹马这件事的确无法否认,但是你不是还没有告白吗?”

“......”

“你一定是想着等金自己发现吧?”少女语调平静,“可是金是个迟钝的人——他是一个非常迟钝的人。”

“如果你不说,那你们就只能是这种关系了——这种朋友关系。”

谈话到这里就进行不下去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不欢而散。

“我是不会客气的。”

离去的时候安莉洁回头对凯莉这样说。

“嘁。”凯莉小姐不屑的反击,“那我拭目以待咯。”

不安的感觉却在心里放大。

 

七、

安莉洁和金以一种可怕的速度熟了起来。

少女以『刚刚来到新学校不熟悉环境想要一个向导』为由,几乎霸占了金所有的空余时间。

“对不起啊凯莉,”少年双手合十,万分诚恳的向凯莉小姐道歉,“安莉洁说......”

“又是安莉洁?”凯莉小姐烦躁的打断了金的话,“她就是认准了你不会拒绝他,才会每一次有什么事都来找你!你哪怕拒绝一下,她都不会这么猖狂!说你是笨蛋,你还真把自己当笨蛋了?!”

她深深的喘了口气,抬头看见金凝滞的表情,突然就懊悔起来。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凯莉?”

像是害怕惊扰一只蝴蝶,又或者是打扰一个浅眠的人的美梦,少年把声音放的很轻。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们有好久没有一起回家了啊』『我想和你一起吃甜食啊』『我感觉我们有好久没有好好说话了啊我想和你聊天啊!』『我......』

“我——”

凯莉小姐张张嘴,但是又沉默下去,然后转身。

“我先回去了。”

 

八、

安莉洁并不算是话多的人,不过正常情况她只要引起一个话题,少年就可以很顺利的接下去,而她只需要倾听并且适时的提出自己的观点,气氛就会很和谐。

可是今天少年好像失去了说话的兴致,显得格外的心情低落。

是发生什么事了吧,大概是和凯莉有关?安莉洁心想。

然后她就直接问了出来。

“金...是和凯莉吵架了?”

“诶?也不算是吧...只是生气了。”

啊,把她惹急了。安莉洁毫无负罪感的在心里给凯莉小姐道了个歉,然后问金:“那凯莉为什么生气?”

“可能是因为最近我一直没有好好的和凯莉她聊过天,所以才会这样吧。”

少年歪了歪头,然后喃喃自语般的说:“要好好道歉才行啊......”

“...真的只是这样吗?”少女停下脚步“果然,如果不说出来的话金你是不会明白的。”

“...安莉洁?”少年犹疑的跟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的女孩子。

“金知道我为什么要转来这里吗?”

“因为我——”

 

九、

“我喜欢你,很早就喜欢你了。”

与金不欢而散以后的凯莉小姐自言自语般的喃喃。

凯莉小姐小时候很喜欢采花。

那时在她眼里,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握在手里,可如果那朵花不复在枝头那般鲜妍,她又会无趣的,毫不犹豫的把它舍弃。为此她的父母一直在烦恼。

直到某一天,凯莉小姐看见了路边开的正好的山茶

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十、

安莉洁和凯莉小姐是同一家事务所的模特,虽然风格迥然不同,但因为事务所里只有她们年纪相同,她们永远是被拿到一起比较的一对。

凯莉小姐和安莉洁的关系,用安莉洁本人的话来说就是『相性很不合』。所以原本安莉洁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凯莉小姐的私生活,就更不要提会知道金这个少年。

直到某一天两个人的拍摄任务结束,在更衣室里安莉洁无意之间看到了凯莉小姐亮起来的手机锁屏。

——是喜欢的人吗?不过把别人的照片当做锁屏这种事情看起来真的太像痴汉了,安莉洁在心里吐槽,手却很诚实的伸向了手机摁亮了屏幕。

那是一个男孩子,头发是比柠檬黄要深一点的,充满了光泽感的金色,尽管被棒球帽压住,发梢末端依旧调皮的翘着。他似乎很高兴,明亮的天蓝色眼睛弯起来,对着镜头展露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安莉洁不是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不过她不得不承认看见少年的时候自己有一瞬间的心跳加速。

然后她注意到了新发来的消息。

——凯莉小姐给那个人的备注是笨蛋。

『凯莉凯莉!工作结束了吗?』

『我们也放学了,要不要一起回去?……其实我在你工作的地方的楼下啦!』

然后配了一张星星眼的表情包。

安莉洁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在凯莉小姐开门进来的前一秒把一切归于原位。

然后她就看着凯莉小姐狐疑的瞥了她一眼,然后打开手机,看着那条消息露出了一个算得上宠溺的微笑,迅速的打字回复了什么就开始换衣服。

那个时候安莉洁突然就有种预感,锁屏上的少年就是那个被凯莉小姐备注为『笨蛋』的人。

于是她快速的收拾好,关上门就小跑着奔向电梯。

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她突然一阵紧张,然后那急促的心跳又在电梯打开,看见门口那个金发少年的时候莫名平静下来。

她沐浴着少年疑惑的目光,尽力的保持着面部表情的平静,步履优雅的走向他。

“在等人吗?”她在少年身边停住,状似不经意的问,“你看起来不像是艺人。”

“是的,我在等人!”少年虽然疑惑安莉洁为何搭话,但依然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晃了晃手机——聊天界面上明晃晃的凯莉两个字,“她马上就要下来啦,不会打扰你们工作的!”

末了又补充般说:“工作辛苦了!”

附赠品是一个爽朗的微笑。

“.…..谢谢。”

安莉洁眨了眨眼,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那再见了。”她这样说。

 

十一、

这当然只是安莉洁与金故事的一部分,因为安莉洁不是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

不过她相信命运的指引。

就比方说她和金的第二次相遇。

偶像型的模特很容易被一些偏激的粉丝针对,所以那天被人堵在小巷子里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惊讶。

毕竟她也有自保的能力,她站在那里听他们废话纯粹是想着多录一点证据,到时候要是打起官司还有个证据。

她是真的没想到会有人来帮助她。

 

“你们在这里欺负一个女孩子算是什么本事啊?有本事都冲我来啊!”

少年声音清亮,身形匀称,宽松的校服也被他穿出了元气满满的味道。此时正挡在安莉洁面前,皱起眉毛训斥那些粉丝。

啊,小腿在打颤,呼吸也好快……安莉洁靠在少年的后背上不着边际的想。

——既然如此,还为什么站出来呢?

少女不解。

就像她不解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就在粉丝的拳头挥下来以前推开少年又几个背摔把粉丝们解决掉一样。

她回头看还坐在地上满脸惊讶的少年。

头发是比柠檬黄要深一点的,充满光泽感的金色;尽管被棒球帽压住,发梢末端依然调皮的翘起来;眼睛的蓝色好比清透的晴空,那其中亮晶晶的闪光就仿佛璀璨的晚霞;他的表情放松,似乎是很崇拜的看着安莉洁。

但那是对于一个陌生人才会有的眼神。安莉洁不知为何有些难受。

她依然对着少年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谢你站出来……请你吃东西怎么样?”

十二、

金向来活跃的思考能力在安莉洁告白以后出现了好几分钟的空白。

“诶……等等……诶??”

他下意识的惊叹,用手指着自己,疑惑的问:“我???”

得到对方肯定的点头以后金觉得他的大脑大概就要停止工作了。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大脑重启以后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原因无他,只是安莉洁从未在他面前有过任何脸红心跳少女怀春的表现,于是金哪怕有过一瞬间的小心思,也就一直耿直的把安莉洁当做交心的,无关性别的知己。

然后这个交心的,无关性别的知己就忽然面无表情的来了一记防不胜防的直球。

 

少年的防守堪称狼狈。

 

“不要逃避这个事实了,金。”安莉洁的声音依然很淡定,“你也不用感到有压力,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决定权在你。”

“你应该好好想想的——”

少年看着安莉洁慢慢靠过来,抬头用那双翡翠色的眼睛认真的注视他。

“你是不打算喜欢我?还是——”

“要来喜欢我?”

 

十三、

凯莉小姐收到安莉洁发来的录音消息的时候快要气炸了。

只是她在重复循环的少年语无伦次的言语里渐渐沉默了。

“.…..嘁。”

她用力的按下暂停键,指尖微动,拇指在删除键上摩挲了许久,还是选择了把这段音频留下来。

然后她又点开了另一段视频,屏幕里的少女黑发蓝眼,眉目狡黠,头上戴着那种买生日蛋糕附赠的,纸质的皇冠,正勾起嘴角看着屏幕。

然后就是清亮的少年音响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啊凯莉!”那个少年似乎就是举着手机录视频的人,他似乎是坐下了,镜头一阵晃动以后变得与少女齐平,“快来许愿吧!生日时许愿都会被实现哦!”

凯莉小姐的视线也随着移动,然后她歪着头假装很苦恼的思索起来。

“嗯……许什么愿望好呢?”

她视线的余光快速的掠过屏幕,然后恶作剧成功般的笑出来。

——“那我就许愿,某个笨蛋可以变得聪明一点好了!”

视频播到这里就被凯莉小姐猛地掐断。

她蜷缩在床的一角,把头埋进腿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一点都不灵。”

 

十四、

凯莉小姐最后去找了金。

“被告白了?”凯莉小姐开门见山,成功的让本就有心事的少年呛到了。

“凯莉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了。”凯莉小姐张张嘴,还是没有说是安莉洁录了音。

反正她一听见那个笨蛋的声音就能想象到他是什么表情,和亲眼看见也没差。

“这样啊……”少年手指摩挲着玻璃杯,沉默下来。

“.…..所以,你怎么想?”凯莉小姐怀着一点希望的注视金。

然后之后的话在看见少年脸上明显的红晕时被堵在了喉咙里。

“算了,是我问了没必要问的。”凯莉小姐嗤笑了一声,然后干脆的起身。

“凯莉?”少年迷茫的叫住她,“……你还在生气吗?”

“……”

“是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啊!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

“我不希望看见凯莉你难过的……”

凯莉小姐背对着少年用力的抿了抿唇,然后转过身,若无其事的回应着:“我还能有什么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安莉洁那个女人关系不好,我就是纯粹不爽而已,用不着担心。”

说着她又露出了她招牌的狡黠的笑容:“比起这个,你更应该关心要怎么回复她吧?本小姐接下来还有拍摄,就先走了——”

凯莉小姐转过身,潇洒的挥了挥手。

这大概就是她全部的演技了。

凯莉小姐想。

 

十五、

金和安莉洁试着交往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

她明白的,金说起安莉洁时的眼神,是他自己并未察觉的纵容与亲近。

不过旁观者永远看的很清楚。

凯莉小姐扯掉糖果的包装纸,熟练的把它丢进嘴里,然后百无聊赖的翻看着书本。

余光里金发的少年正在和蓝发的少女并肩晒着太阳,兴许是聊到了什么笑话,他们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凯莉小姐用力嘬了一下糖果,转开了视线。

 

凯莉小姐小时候很喜欢采花,更加喜欢恶作剧。

在她眼里,喜欢的东西就要握在手里,新鲜的事物就是自己的玩具。如果手里花朵不如枝头鲜妍就丢掉,新鲜的事物玩腻了就放手。

本应该是这样的。

知道某一年春天,凯莉小姐看见了路边开的正好的山茶。

“这山茶好漂亮啊!”身旁有谁的声音响起,“一丛一丛的,就是不知道会开多久呢……”

然后凯莉小姐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评论(13)

热度(71)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