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all金】all金的26个字母

开头有话说

这是幻金,希望你们喜欢!

标题和正文没有什么关联,而是我在码字的时候听的歌的名字。听这首歌效率很高,为了感激所以这样做了wwww

ooc请和我说!欢迎大家提意见!

有一点点点点瑞金_(:з」∠)_

空的多的地方是分割线哦





准备好了就开始叭! (*╯3╰)





LEMON   柠檬



一、

金是紫堂幻在学生时期认识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因为家庭和个性的原因,紫堂幻一直是类似于透明人一样的存在,偶尔还要被几个所谓的【兄弟】缠住敲诈勒索。

他也反抗过,但是完全没有用,回应他的是更加恶劣的行径。于是他渐渐沉默了,开始认同自己不公的遭遇就是因为自己的无能。然后在新的一天里迎来新的一轮忽视和欺辱。

金就是在他几近绝望的时候出现的。

金到来那天是一个普通的夏日阴天。天气阴沉,要雨不雨闷热难耐。吊扇吱吱呀呀的转但完全没有降温的效果,班主任似乎也被这鬼天气影响,声音没了以往的中气十足——不过就算有紫堂幻也听不太清楚,他个子不算高,却因为没人愿意和他同桌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好的,那让我们欢迎新同学。”说到最后班主任似乎打起了点精神,声音响亮了些,然后他对着外面招招手。

“进来吧,金。”班主任声音温和,让紫堂幻有点惊讶——毕竟他深知班主任严肃的性格,他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班主任和和气气的样子。

而当那个转学生走进来的时候,紫堂幻,或者说全班的人都知道了理由。

转学生一头金发,那种金色可以让人联想到一切愉悦的事物:譬如太阳,沙滩,切开的橙子,被盐水浸着的菠萝,烤的恰好的蜂蜜薄饼。

而他蓝色的眼睛更像是漫画里才会出现的大海的颜色,又或者是畅快的一场大雨过后明净如洗的天空,一扫夏日的闷热。

转校生面对一个班的人的注视显然有些局促,但是依然是扬起了一个爽快的笑容开始了自我介绍。

“大家好啊!我叫金,很高兴认识你们!”

他身上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直白而真诚,笑起来像个小天使,让人不自觉的把视线投向他。

没有人会讨厌这样的孩子。

“金之前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我们学校的入学考试,所以拖到现在才入学。所以关于位子的安排——”

班主任推了推眼镜,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紫堂幻。

“紫堂幻的旁边还有空位,金就和紫堂坐吧。哦对了,”

“既然你们个子都不高,那就往前三排吧。”


“......”

事情发生的太快。紫堂幻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那个转学生朝着自己走来,笑着对自己说:

“你好呀,紫堂同学!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

从近距离来看,金的笑容也是毫无作假的真诚。紫堂幻被这个笑容冲击的晕晕乎乎,也难得露出了一个毫无阴霾的笑容。

“是的,以后请多多指教了啊,金。”

窗外天气依旧是阴沉沉的惹人厌烦,但是紫堂幻看着金的笑容,却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旷野里,阳光是适宜的温暖,微风是正好的柔和。总之他舒服的不得了。

那份笑容让紫堂暂时忘掉了一切不愉快,以至于他忽视了班级里其他人异样的眼光。

不过那才是某个故事真正的开端。


二、

紫堂和金很快就熟悉起来,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进展其实很慢。

紫堂幻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像金那样热情友善的人了,突然间得到了一个,他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在刚刚认识的那段时间里他总是格外拘谨,小心翼翼过了头。而金也在与班级里的人相处的过程里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只是有点迟钝,并不是笨蛋,他察觉到这些天班级里对于他和紫堂幻走得近这件事态度是明显的反感。

这让他很奇怪。

“紫堂,我想问一件事......”

某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金犹豫了一会儿以后,开口。

“啊、啊!怎么了吗金?是有什么问题吗?”紫堂幻担忧的放下饭盒,问道,“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的,我是想问......”金苦恼的挠挠头发,“我是想问,为什么班里的同学对紫堂的态度这么奇怪?”

“......这个啊”紫堂张了张口,低头避开金疑惑的眼神,“大概是因为我——”

“因为你?”

“......没什么”紫堂的脑海里突然闪过某些人恶意的笑容,低着头勉强用轻松的语气说,“大概是因为我在班里不怎么说话,所以他们不怎么喜欢我吧。别多想了,金。”

“......好吧。”金盯着紫堂头顶的发旋儿瞧了好一会儿,见对方又拿起勺子吃饭才无奈的叹气,“但是紫堂如果有麻烦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没问题的金,”紫堂笑起来,抬头对上金发少年隐含着关切的眼睛,“一定会告诉你的。”

金发少年也同样笑起来,然后开始了下一个话题。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闷热啊,而且阴沉沉的,让人心情怪糟糕的。”

“是啊......不过晚上应该就要下雨了吧,不然这种日子真是太难熬了。”

紫堂笑着安抚金。

——是的,这种日子真是太难熬了。

放学以后他被人狠狠拽进小巷子摔向墙壁的时候,这样想到。

截住他的是金没有转学过来以前经常欺负他的同班同学以及一众小弟。此时正把他团团围住。

“交了朋友好像很高兴啊?”领头的男生冷笑着用手指戳着他的太阳穴,“哈,得意忘形也要有一个限度吧?区区一个插班生,你凭什么有朋友?你还是在角落里缩着比较合适吧!”

“不过那个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男生恨恨的咬牙,“每天都是那副天真的样子摆给谁看!肯定是装的!想勾引哪个女生吧!”

“不许你这么说........呜!”

腹部重重挨了一拳,紫堂幻痛苦的捂着肚子跪下,余光看见头顶的人又是一脚想踹下来,无力的闭上眼。

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

“住手!”他小心的睁开眼,听见一个声音这样说,“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们再不住手就等着去警察局吧!”

金的声音......?

紫堂幻朝巷子口望去,果然看见金和一个银发的男生站在巷子口。少年背着光,向紫堂眨眨眼,传递了一个安抚的眼神。

“金......”紫堂幻正想说话,却听见金发少年身边那个银发的男生开口了。

“刚才的事情我已经拍照录音了,这些证据我会留下来,明天你们班主任办公室见。”他语气轻描淡写,眼神也是冷淡的,却让男生和紫堂幻吓了一大跳。

“会长!不是,这个不是你看到的样子的!”

“那是什么样子,你戳别人的太阳穴的样子?”银发男生依旧不为所动,“放心好了,毕竟是第一次处分,不会给你太重的。”

这话让男生身旁的金忍不住笑出声,于是他瞥了一眼金,示意金安静。

“你们有空在这里耗时间,不如回家想想明天怎么翻供。”

“......我们走!”

台词颇有反派般不甘心的意味,只是逃跑的姿势真的很仓皇。

“紫堂,没事吧?”等人走后金第一时间跑紫堂幻,“呜哇对不起没有第一时间冲出来!因为格瑞——啊就是我旁边的人,说要他们欺负人的证据,虽然我不是很懂,不过格瑞说是这样肯定没错的!”

“金......你怎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腹部的阵痛让紫堂幻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不过金倒是完整的理解了他的意思。

“因为从我问过那个问题以后一直很不对劲嘛!”金说,“所以我放学以后就偷偷跟着你啦——”

“有什么话找个地方再说”格瑞走到金的旁边,“快要下雨了,我可不想陪你淋雨。”

他的语气听不出起伏,却好像无形里把紫堂幻排除在外,让紫堂幻不自在起来。

“......也对,紫堂你要不要先来我家?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吧。”

紫堂幻对着金关切的眼神,鬼使神差的把原本拒绝的话咽了下去,顶着格瑞异常有压迫力的眼神开口。

“好,麻烦金你了。”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三、

出乎紫堂意料的,金住的地方很普通。

本来按照紫堂的推测,像金这样天然开朗的男孩,必定是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很惊讶吗?”正在开门的金似乎猜到了紫堂的疑惑,笑着背对他说,“很多人都以为我的家庭条件会很不错,结果大失所望,哪怕我从来没有向他们提起过任何与家庭有关的事——好了,进来吧。”

“没事的,我是和格瑞一起住的,他今天好像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要晚一点回来,尽管放松就好啦!来喝水!”

“谢,谢谢......”紫堂幻战战兢兢地接过水杯,看着金翻找药箱,心却像被浸在温水里一样放松了。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窗外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晃动起来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

气氛一时之间很安静,紫堂幻盯着水杯里晃动的柠檬片出神。

“金你......都听到了吧?”

“嗯?什么?”

“我是插班生......这种事。”

“是啊。”

对方回答的太过理所当然,让紫堂幻心里莫名的紧张散去不少,于是他继续说:“其实我原本不应该在这个班的。是我父亲,把我安排进去的......中途插班。”尽管我并不情愿。

“于是班上的人一开始都以为我是一个受宠的小少爷,但是之后他们发现事情并非他们是他们想象中的样子,于是他们感觉被欺骗了。”尽管我从来没有提起过我的家庭情况。

“虽然这一次格瑞学长帮了我的忙,但是这种事是无法避免的,我害怕有一天你也会受到伤害,所以金你还是趁早——痛......等等金你......”

“你在说什么啊紫堂!”金放下棉签,倒了药油往紫堂肚子上抹,“我说过我们是朋友吧?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就远离你?”

“你放心好了,无论是什么情况,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我向你保证!”


这个时候窗外忽然闪过白光,然后传来一阵隆隆的雷声。


“朋友......”

他已经多久没有听见这个词了?

这一刻他脑海里父亲冷漠的脸,兄长不屑的眼神,旁人恶意的笑容都离他远去了。他的眼睛里只有那个像是会发光的少年,和他蓝莹莹的眼睛,以及他那句“我们可是朋友啊!”


大雨倾盆而至。


“咦,咦?!紫堂,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可以让我靠一下吗?”

“好好好!别哭了乖啊......”

“没事啦我不是小孩子......”


紫堂幻,十六岁。在夏天收获了一个夏天般的【朋友】。

他发誓要好好重视这个【朋友】。却没想到打脸来的太快,还是来自自己的。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笑)

                                                                                                 FIN?/END?

评论(5)

热度(20)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