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all金】all金的26个字母

开头有话说

这里是三十,请多指教!

诶呀我是真的没想到我会写这么长呀,所以先把上半部分放出来,下半部分现在在施工哦!

最近事情有点多,再加上我也懒,所以没有及时更新,抱歉啦_(:з」∠)_

标题和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就是想写甜饼所以才起名叫candy的【理直气壮】

楚留香设定,有年龄操作。

角色可能把控不好,如果有什么错误请指出来!

小心心和甜饼都给你们!来和我玩嘛!(づ ̄ 3 ̄)づ





准备好了就开始叭!







CANDY   糖果



一、今天的华山也没有还钱

金是一个武当弟子,团宠的那种。

每天他的师兄都会语重心长的对他说——

“金,你要记住,以后在路上遇见华山的人,一定要记得让他们还钱。”

“好的师兄——可是我要怎么分辨华山弟子呢?”

因为去华山老巢催债而被冻出内伤还遭遇调戏了的师兄迷之沉默,然后他说——

“华山弟子都很显眼的,总之金,你就找在人群里看上去最穷的,最痞里痞气不务正业的就好了。”

金受教般点头,认真的回答:“我会的师兄!您安心养伤吧!”

二、说是秘密其实大家都知道啦

金有个小秘密。

他,一个武当弟子,有一个华山的发小。

嗝儿......格瑞。

今天他正好约了格瑞在万福万寿园见面。

万福万寿园外的树林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叫芳菲林——其实就是桃花林。也许是地方有点偏,这里平常鲜有人迹,但因为万福万寿园的食物天下一绝,再加上金自己是个大厨,他对于这里的路还是很了解的。

不过金最开始并不是大厨,而是义士,因为金觉得义士很帅。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在不知道第几次声张正义反被群殴被格瑞救回来以后,金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武力值并不足以一挑三,决定为了格瑞当一个大厨——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贤内助吧,金想。

江南似乎永远都是春意融融的样子,有飘不完的绵绵细雨和桃花瓣。

万福万寿园后院那里,白衣的华山弟子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肩膀上落了几片花瓣,但本人却好像完全没有发觉,依旧抱着剑靠在墙边望着地面出神。

金忽然玩心大发,运起轻功悄无声息的靠近,打算吓一吓男人。

眼看已经凑近了,金正伸出手想捂住格瑞的眼睛,忽然就听见一声无奈的叹息。

“金。”声音清冷,透着点温和的纵容。

呜哇被发现啦,金炸毛般一抖。

“哈哈哈格瑞好巧啊......啊对!你的肩膀上有花瓣!我想帮你弹掉的!”说着手转了个方向,拂掉了那些粉红色的花瓣。

“不过是花瓣而已,不是大事。”格瑞顿了一下,说道

“......谢谢。”

“呜......不过是花瓣而已,不是大事。”

“......不是要做任务吗?走吧。”

“嗯嗯!”

金照常走在前面,格瑞则落后半步走在他身边。

金向后微微偏了偏脑袋,偷偷看着格瑞。

他的发小正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纪,身形挺拔修长,银色的头发看起来泛着绸缎的光泽,紫罗兰色的眼睛通透而淡漠。面容沉静,像是华山终年不化的雪。也许是因为太阳太晒,脸上有点红。

咦?金眉毛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今天也不热啊???怎么会脸红......???

“......金,不要看我了,看路。”

“诶诶诶!”金吓了一跳,“被发现了吗!”

“笨蛋。”格瑞又是一声叹息——只要和金在一起他叹气的次数就会非常多,“你太明显了。”

“是吗......”金疑惑的回过头。

可是他明明很隐蔽啊?

不过在这种事上刨根问底也没意义,金想着,开始了今天的任务。

三、天然呆的小道长了解一下

格瑞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团子。

那个时候他也不大,父母不久前因为风寒去世,他就这样一个人生活了。

金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

是某一天的傍晚,他从帮工的地方回来,在他家门口看见了一只金毛的团子。

小团子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穿着把脚都遮住的白色道袍,抱着仿佛是特制的小号拂尘。金色的头发一看就手感很好,蓝色的眼睛在夕阳下闪着光,脸颊婴儿肥,带着一点红晕。看见格瑞在看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那个笑容真的是砍瓜切菜级别的杀伤力,格瑞想。

没有人忍心拒绝那样的笑容——不刺眼,但是和太阳一样温暖,就像一身疲惫的时候泡的温泉,让人通体舒泰。

于是格瑞自发的向前走去,在小团子面前蹲下,努力用比较柔和的语气问:“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门口?”

说完格瑞就有点后悔了。

这个语气一点也不柔和!听起来真的很像是要打架啊!

不过小团子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眼睛亮晶晶,歪着头像是在理解格瑞在说什么,然后双手努力笔画了起来,嘴里也念念有词。总之大致意思就是走丢了,等待人来找他。

格瑞抬头看了看天,暮色已经沉下去了,夜色一点点吞噬了夕阳。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放慢语速说:“很晚了,进去坐吧”

金毛的团子想了一会儿,扬起笑容答应了。

四、你的名字......?

为了迎接这个小客人,格瑞难得的点了一根蜡烛。

小道长坐在小马扎上晃荡着脚,歪头看格瑞热了一个馒头递给他。

“......?”他用眼神表示疑惑。

“......吃吧。”格瑞别开视线咽下口水,在小道长面前蹲了下来。

小道长沉默了一下,然后格瑞看见一只手拿着半块馒头伸到他面前。抬头就看见了小道长笑的眉眼弯弯的脸。

他怔住,然后拿过那块馒头。

“......谢谢。”

两个人一时无言,房间里只有轻微的咀嚼声。

格瑞今天吃的很慢,他害怕一抬头面前的小道长就会看见他眼里的泪水泡泡,然后他就听见对方轻软像雏鸟一样的声音:“......金。”

格瑞惊讶的抬头,对上了小道长的眼睛。

男孩的蓝眼睛在月色下像是泛着水光,他坐的很端正,与格瑞对视着指了指自己,又重复了一遍。

“jin......金。”

多年后格瑞对于后续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他记的很清楚自己心跳如擂鼓,然后对着金说——

“......格瑞。”

“我叫......格瑞。”

五、多年以后的命运的相遇......!!!

金和格瑞第二次的会面时在门派会武上。

金那天心脏一直跳的有点快,他直觉有事情要发生。而且就在昨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他五岁的时候在江南迷路时遇见的一个小哥哥。

小哥哥也不大,银发是上好的绸缎,紫眸是极品的水晶,但是浑身都是孤独又落寞的气息,面色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清。

小孩子对于长得好看的人向来没什么抵抗力,于是金冲着他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笑容以示喜爱。

然后他就朝自己走来,并且蹲下来与他平视,金很容易就可以看清他眼里是柔和的。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门口?』

声音虽然有点硬邦邦,不过金并不在意这些问题,他把笑扬的更大。

〖我和师兄走丢了!我想去找他,但是我也迷路了......所以我就站在这里不动,想等他找到我!〗

但是金还无法非常完整又清晰的表达自己,于是他加了点身体语言,换来了对方了然的表情。

之后他知道了那个小哥哥叫格瑞。

然后金就被找到,带回武当了。

但有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想,为什么当自己把馒头给他的时候,他会是那种超想哭的表情呢?

“金!”友人的呼唤打断了金的回忆,“快到我们了,对手是华山的弟子,快准备一下吧。”

“哦......好的!”

“听说金的对手很厉害啊,好像是号称什么『所见皆可斩』的!金你要小心啊,尽量和他拉开距离......”

“没问题!我会小心......”金笑着安抚不安的友人,眼睛却瞥到一个异常有既视感的身影,于是他下意识转过头去。

那个人穿着华山的月白的练功服,一头银发,低头擦拭自己随身的长剑。似是感到有目光投在自己身上,他也抬头回望。在看清金的长相以后,紫罗兰色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金......”

“格瑞......?”

评论(8)

热度(39)

  1. Y洋雪中来客 转载了此文字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