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all金】all金的26个字母

Summation  加法;总和;有代表性的整体


开头有话说

来迟的白色情人节贺文,可以赶上真是太好了【拍胸口】

谜一样的文风和节奏注意

ooc请和我说!写的不好也是哦!

其实刚开始这是一把刀子,还好我最后力挽狂澜【。 情人节嘛,开心点比较好w

双金,微瑞金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笔芯】




一,

那个孩子,就好比太阳。

璀璨的阳光在男孩金色的发梢上跳跃,他的个子不高,戴着一顶棒球帽,连帽卫衣运动短裤,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是典型的运动少年。此时他正雀跃的跟在一个手里拿着绿色大刀的少年的身后,兴奋地说着什么。

“——格瑞!”男孩这样呼唤着,嗓音清脆,语气里有着对信任之人的亲近,又带了点与之不同的依赖。

“怎么了?”

从金的视角需要稍稍抬头才能与格瑞对视,对方的头发是低调的银灰色,头发偏长,被一根黑色的的发带束住,木槿紫的眼睛里一片波澜不惊,但是在偏头和发小对视时会略微柔和,语气也会下意识放轻——这是他本人也没注意到的事,更不要指望金这样的笨蛋察觉了。

不过旁观者永远看的很清楚。

“啧。”一片黑暗里听不清楚是谁在不屑,“真是碍眼啊”

“喂,我说,”那个人又说话了,可这片空间里分明没有第二个人了,“我想让他消失,你说怎们样?”

“——金?”

“啊......呜哇?!”金猛地回过神,“啊抱歉啊格瑞,刚才我走神了。”

“......没关系,”格瑞深深的看了一眼金,又若无其事的转回头“我们走吧。”


“哈,察觉到了?”黑暗里的人语气嘲讽,“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也不能那我怎么样,因为——”

他看见了惨烈的战争;看见先前清冷的少年被敌人一次次踩进尘土里;看见那个目睹一切却无能为力的,另一个自己。

这个空间渐渐的有了光,照亮了这里唯一的一个人。

棒球帽,连帽卫衣运动短裤,脚踩一双运动鞋,典型的运动少年的打扮。

男孩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红色的眼睛,笑的像个小恶魔。

“黑金初登场☆”

金发少年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灰白,压迫力蓦地向鬼狐天冲袭来。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拳打飞了出去,紧接着他感觉少年绕到了他背后,重重的给了一脚。

这不是金,他到底是谁......?

鬼狐昏迷前难以置信的想。

黑色的矢量箭头薄而长,张牙舞爪的在少年身后扭动,他正准备给对方最后一击,好向情敌炫耀自己的强大,脑海里属于金的意识却在这时剧烈的挣扎起来。

——够了!可以了!

他感觉到金在这样呐喊。

“......嘁。”少年不爽的收回蓄势待发的力量,“算了,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反正你还离不开我。”


二,

你还需要我,可我也明白你会变强,然后会越来越不需要借助我的力量。

——我真心不希望那一天到来。

少年金发璀璨,蓝眼睛像天空,像海洋,像一切令人联想到包容的事物。

他总是不自觉的吸引人的视线,比如那个名叫格瑞的发小,比如他。

但是格瑞可以光明正大的与金同行,格瑞可以随时将金护在身后,他却只能在金意识的角落,等待金意识崩坏的时候掌控身体。

在其他人接近金时,他除了嫉妒,什么都做不了。

他看着少年变得强大,却一如既往的像个小太阳。

所以是不需要我了吗?他想。

你想离开我了?

“......做梦。”

“金?金你怎么了?”紫堂幻焦急的声音让金回过神

他正想张口道歉,却尝到了一阵咸涩。

“我怎么哭了......?”金怔怔的问身边的人。

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何而哭,只是心脏很难受,一阵一阵的揪紧,像是在强忍悲伤。

可自己没有什么难过的事啊?不对,等一下——

他想到了一个脑海深处的人。

那个人应该是白发,红眸,和他如出一辙的装扮,笑起来像个小恶魔。

真奇怪,明明没有见过他。居然就脑补出了那个人的身影。

......是他在难过吗?

“......是你在难过吗?”

金才发现他出了声。

三,

显而易见,黑金很讨厌格瑞。

讨厌金对他的信任依赖,讨厌他和金从小长大,讨厌他能走在金身后,讨厌他看金的眼神。

明明我才是离他最近的人,你有多远滚多远。他心想。

——明明他最需要的人是我。

黑色的矢量箭头昭示着少年又一次掌控了身体,他在鬼狐难以置信的眼神里歪头一笑

“又是你哦?”

他最需要的是我。

“可恶......”格瑞挡住他的一击,然后丢掉了烈斩,握住少年的肩,狠狠来了一记头槌。“醒过来啊笨蛋!”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意识里的那个笨蛋,在听见了格瑞的声音以后突然醒了过来。

“......”身体又一次失去了掌控权,他无力的握了握拳头,低不可闻的说:“他最需要的是我。”

可他明白

那一天就要来了。

四,

“你就是另一个我吗?”

“不,我只是因为你的心里有恐惧,有阴暗面才诞生的,仅此而已。当你不需要我了,我就会......”

“就会消失吗?”

“没错。”

“不,不会的。”

黑金惊讶的抬头看金。

他很久没有看见过金了,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看见过金。

少年的金发在漆黑的意识空间里仿佛发着光,雾蓝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天空,像大海,像一切令人联想到包容的东西。

黑金听见面前的少年说:

“只有光和只有暗的人是不完整的,只有我们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金。”

“你说对吗?”金伸出手,“初次见面啊,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你是笨蛋吗?”

“咦咦咦——?!”

黑金被头发遮住的耳朵有点红


被人说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有点高兴。


五,

黑金今天也依旧讨厌着格瑞。

讨厌金对他的信任依赖,讨厌他和金从小长大,讨厌他能走在金身后,讨厌他看金的眼神。

“我才是离他最近的人,你有多远滚多远啊!”他看见格瑞揽了一下金的腰,几乎要跳起来。

......可惜格瑞是听不见的。

“......金,你笑什么?”

“啊诶诶?没什么没什么,嘿嘿”



我不完整,而你是我的肋骨。

——我和你加起来,才是完整的【金】啊

                                                                                         END

评论(5)

热度(61)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