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爵金】Safe And Sound

开头有话说

嘉金车神与玫瑰世界观补充

有游戏人生pa,私设巨多文笔屌差OOC严重

但是希望大家可以看的开心_(:з」∠)_







准备好了就开始叭ლ(°◕‵ƹ′◕ლ)






小的时候我曾经见过这个世界的神明。

我和他面对面的席地而坐,中间摆着水晶棋盘。他低着头不看我,那头金发是这一片漆黑寂静里唯一的光源。

【你叫什么名字?】他这样问我。

【……银爵。】

【银……?真巧。】他从喉咙里发出了短促的笑声,【那我就直接叫你银爵啦,你可以叫我金——就是那个金色的金。】

我用沉默来表示同意,他也没有再说话,开始专心看棋盘。

——是的,我正在和神明下棋。

我并不知道他为何会找到我这样一点也不起眼的人,但是现在问出来明显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你看起来非常讨厌我?】他低着头用战车推掉了我的士兵,漫不经心的问我。

我握紧了拳头没有说话。

怎么可能不讨厌呢。

深夜的酒馆里我曾经听见吟游诗人弹着吉他歌颂过这个世界的神明:金发的神明是太阳的宠儿,他沐浴日光,眼里通透的碧蓝流泻出去,天空才有了颜色;银发的神明是月下洁白的花朵,最明亮的星辰装饰在他衣服的下摆和袖口也体现不出他的清冷和高贵。他们齐心协力,一个管理白天,一个管理夜晚,才让世间万物的规则井井有条的运行。

每唱到这里,那个头发花白的老诗人干枯的眼眶里总要再挤出一点眼泪,而听众也无不热泪盈眶,而我则会成为其中的异类。

——如果神明一个管理白昼,一个管理黑夜。那么有谁来关注太阳已经落下,月亮却还没有升起的黄昏呢?难道就因为诞生于黄昏,我们的种族就理应遭到流放吗?

——这不公平。

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握紧手里的干面包。

就是今天,我偷偷跑到【那片草原】去拾荒。那时正值黎明前夕——黑暗最浓重,但光明也即将喷薄而出的黎明前夕。

背篓已经装满,正我准备直起身体的时候,我的动作就像是中了魔法一样的被迫停止了,耳边呼啸的风声突然停止了,周遭的一切变得静止不动,空气仿佛被凝固了一样变得粘稠。

万籁俱寂。

我感到一阵寒意从背后窜上来,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翻涌过了无数的造成眼前所见的景象的可能性,但最后这一切都变成了一个字。

——逃。

可是我的腿无法遵从意愿,尽管它因为恐惧而细微的颤抖也不能让它脱离地面哪怕一毫米。就连汗水也不听话,它渗出我的皮肤却无法凝结起来顺着我的脸颊滑落,而是可笑的布满了我的整张脸。虽然我无法看见自己此时的样子,但我想一定可笑极了。

可是就算可笑也没有人来取笑我了。我几乎绝望的想。

因为我就要死了。

拾荒并不是单纯的捡垃圾,这片草原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踏足的地方。

——这里的草木曾经被神明的火焰灼烧,天使的羽毛曾飘洒在这片土地上。

——这里是神迹降临的地方,是聆听神旨的地方,是只有强大的神职人员才能踏足的地方。

强大的神职人员,换句话说,就是红衣主教和骑士团长或者是修女。

——但无论是谁,我都逃不掉了。

我低着头,几乎要放弃抵抗。

就在这时,世界的钟摆又重新运作,零散的金色光点拂过我的脸颊落到了青翠的草地上,然后一瞬间的腾起了燎原之火;与此同时一个漆黑的结界以我为中心迅速向四周展开,将我牢牢困住。

我的上方传来一阵飞鸟振翅的声音,几根散发着温暖的光芒的羽毛飘落下来,我下意识的握紧手心,它们却灵巧的闪避,穿过了我的掌心落到地上。

“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活人!”

头顶上方有人这样说道,语气轻快而充满活力。

我抬头仰望那个人——或者说神明。

——仰望这世界里唯一的光源。

他缓缓降落在我的面前,漆黑的结界也恰好遮住了外面的世界。

他那双眼睛果真和吟游诗人描述的一样美丽,甚至更甚。他就用这双美丽的眼睛低头注视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嘛,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

“虽然你没有权利拒绝就是了。”





评论(2)

热度(18)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