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我的英雄学院/胜出】少年与绿山墙(上)

开头有话说

借鉴名著《绿山墙的安妮》

第一次写胜出,如果有哪里写的不好,请一定告诉我!

希望没有ooc,也希望大家看的开心_(:з」∠)_

下可能有点远,但是绝对不会坑QwQ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ლ(°◕‵ƹ′◕ლ)








一、

绿山墙并不只是一堵墙,而是一栋房子。

只是因为房子的墙壁上爬满了苍绿的藤蔓,于是这么称呼。

巧妙地是绿山墙里住着绿头发的一家人,而这家人很巧妙地也姓绿谷。

绿谷家的女主人叫引子,是一个温柔而细腻的年轻妇人,身材圆润,个头小小的,头发被简单的盘在脑后,时常穿着亚麻布制成的衣服,系着洗的有点旧的围裙,在田里面干活。

绿谷家只有一个孩子,名字叫出久。他绿色的头发带着天然卷,好比新晒过的棉花一般蓬松柔软;同色系的绿眼睛像是被打磨的发亮的橄榄石,清澈而明亮;脸颊的地方有着几颗均匀的雀斑,笑起来的时候羞涩又腼腆,但说话的时候又会直视对方,坦率而真诚。

是个再可爱不过的孩子。

绿山墙坐落在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雄英岛上,它的周围是被低矮的木栅栏围住的农田,里面种着的小麦和玉米每到秋天就会连成金灿灿的一片,然后被收割下来,堆成高高的草垛;苹果树被栽成一排,开花儿的时候总会引来野蜜蜂和蝴蝶采蜜,过不了几个月,就会结出饱满的红苹果;养牛和鸡的草地在后院,天气不错的时候,总能看见它们在草地上悠闲的漫步或者趴着晒太阳;而野花则盛开在每一个角落,大多是白色或者黄色的,偶尔会有几朵稀奇的粉红色小花,要是能碰见一朵紫色的,说不定当天就会有意料之外的好运气。

绿谷出久就是在这样的田野里长大的。

 

其实岛上还有好多好多比绿山墙精致的别墅,但绿谷认为绿山墙永远是最好的:他爱这里金色的麦野;爱这里雪白的、馥郁芬芳的苹果花;爱这里生长的笔挺的白桦树;爱这爬满了苍翠的藤蔓的绿山墙。

更喜爱着,长着青苔的墙壁的另一端的少年。

 

 

二、

另一个少年名字叫爆豪胜己,是和绿谷出久一起长大的邻居。

爆豪一家据说是十多年前年前搬到这个岛上来的,他们一来到这里就买下了绿谷家隔壁的房子,并且把原本破旧的房子改造的焕然一新,其中最令人惊艳的就数紧靠着绿山墙的那堵花墙。

花墙上种满了藤本月季,热烈的红色花朵盛放的时候连成一片,就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而名叫爆豪胜己的男孩总会一言不发的望着这堵墙出神,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显得安静,才会像是在思考什么般,低下头去。

然后他就会把手贴近花墙,直到花枝上的刺弄疼他,才会猛地回过神,然后又不知为何生起气来,跺着脚转身离去。

 


三、

绿谷印象里自己总是在追逐那个人,从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一直踩着他的影子踉踉跄跄地跟在他的身后。男孩总是走的很快,昂首挺胸的走在所有人的前面。有时他会抬头看男孩的后脑勺,那头发乱糟糟,却硬邦邦的竖立着,像是有刺猬缩起柔软的肚皮,蜷成一团躺在他头上。

小的时候所有的小孩都认为他无所不能,所有的大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天才。绿谷看的出来,每当大人抚摸他的头,或者玩伴们用崇拜的眼神看他的时候,他总会骄傲的昂起头,闭着眼睛接受赞美,然后男孩会回头看看自己,如果自己也一样在注视他的话,他就会笑起来——绿谷很难形容那种笑,硬要说大概是骄傲和得意里混着点别的绿谷看不懂的东西的那种笑。

 

“小胜好厉害啊……!!”

“这种问题有什么难的?是你太笨了吧!”

这句话委实有些扎心了,虽然绿谷已经听过很多遍这种话,但这时还是忍不住难过起来。

但他知道,小胜后面一定会这样说——

“什么都不会的人只要乖乖跟在本大爷身后就好了!想超过我还早得很呢!”

那个时候的爆豪胜己脸上的笑会非常自信,但绿谷内心总会小小声的反驳——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一点也不想只跟在小胜的后面……

可是出口的时候却变成了:“小胜,光己阿姨说要礼貌用语……”

“……闭嘴吧废久!”

 

他们其实拥有还算美好的童年,可为什么关系会变差呢?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绿谷出久不明白,很多年了都不明白,但每每想到这个,他就会放下手里的活计,然后认真的思索起来,这次也不例外。

——是从『小溪』开始的吗?

那条小溪在离绿山墙不远的森林里,蜿蜒崎岖清澈见底,可以看见水底被冲刷的圆润的鹅卵石,经常会有野兔和松鼠在边上喝水,也会有小型的野兽来抓鱼。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天气晴朗的可爱,男孩挥舞着随手捡来的树枝,准备穿过那片森林去小溪边探险。

直到到达目的地以前,一切都还很平常,耀眼的阳光穿过枝繁叶茂的松柏,晒的森林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气味,不知名的鸟雀欢快的歌唱,和着蝉的鸣叫,男孩照常走在最前面,而他照常踉踉跄跄的在队伍的最后追逐着男孩金色的背影。

只是在河边的时候,一切好像都变了。那天爆豪胜己在小溪边的树上发现了一个鸟巢。

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毕竟掏鸟蛋这种事对于七八岁的小孩子有着谜一样的吸引力,爆豪胜己也不例外。

那棵树的枝杈长到了小溪的上方,鸟巢就在那里。

那棵山毛榉不算很高,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已经是参天大树了,可他依旧很快的爬了上去,引得其他男孩一阵崇拜的惊呼。

“小胜……”

他担忧的抬头看着那个稳稳跨坐在相对粗壮的枝干上的男孩,太阳洒在他的头顶、肩头,从下面仰视他的时候,他的背后仿佛生出了天使的翅膀,那翅膀带着他晃晃悠悠的漂浮起来,要带着他去往自己不知道的世界。

绿谷出久无意识的握紧了手。

男孩压低了身体,向着安放鸟巢的树枝伸手。

微风穿过这片略显空旷的地方,太阳忽的变亮,仿佛听见了微不可查的,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绿谷出久的瞳孔一瞬间缩小又放大,伴随着身边的人一阵惊慌的大叫,他的视野里一个黑影刷的落下来,掉进小溪里,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那双翅膀并没有带着他飞向自己不知道的世界,而是扑棱着消失了。

“小胜……!!”

他后知后觉的喊了起来,却第一个冲上去。

小溪的水流没过他的膝盖,而那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一只手撑着身体坐在溪水里,毫不在意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对着溪边的男孩们说“没事的!我怎么可能有事呢——”

但绿谷并没有仔细听他的话,他满心满眼只有男孩膝盖上和手肘上的擦伤。

或许还扭到脚了,或许额头上也有伤口……他这样想着,就走到了男孩面前。

——『直到那时,小胜的脸上都还是挂着笑的』

“没事吧,小胜?还能站起来吗……?”绿谷出久向爆豪胜己伸出手,担忧的问道。

“.…..”

男孩没有说话。

但是绿谷出久看见了。

那个时候的男孩,笑容突然就变得空白了。

啊……对,就是这个时刻吧。

因为此时此刻的男孩,狠狠地拍掉了他伸过去的手。

仿佛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道,仿佛时至今日还隐隐作痛。


评论(4)

热度(25)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