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安金日】休息日不下雨

开头有话说

安金日贺文

我流安哥少女攻,巨型ooc,文笔巨差劝你别看.jpg

努力想写的小清新又流畅了......希望大家看这时会感到很舒适_(:з」∠)_

附上音乐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id=31861287&userid=287870477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ლ(°◕‵ƹ′◕ლ)








Canyou hear the rain above?

你能听到天空滴落的雨声吗

Itsounds like a tiny march of angels.

像是天使经过的轻微脚步声

一、Monday

安迷修工作的地方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店。

咖啡店从装潢到摆设都透露着一股子让人放松的舒适感——推门进去的时候伴随着风铃清脆“叮铃铃”声,咖啡醇厚的香气就扑面而来;店里用了米色和浅咖色的墙纸,打了蜡的木质地板泛着光;原木的吧台后整齐的摆放着设备;靠街的一面做成了落地窗,零散的放了一些布艺沙发和玻璃茶几;而被锁上的橱柜里则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杯子;最后还可以欣赏一下店里风格迥异的帅哥服务员以及元气满满的金发店长的脸。

虽然这家咖啡馆在开张后的短短一个星期里就迅速被公司里的年轻的女孩子夸得天花乱坠,但安迷修其实对于咖啡和甜点并没有很大的兴趣——比起在咖啡馆消磨时间他更加愿意去帮助几个陷入麻烦的美丽的小姐。所以即使那家店就开在公司楼下的不远处,他也没有去过一次。

——所以,与金的遇见,纯粹是意外。

——美丽的意外。

 

 

二、Tuesday

那天是星期一,从安迷修起床开始一直持续到他加班结束准备回家为止天气一直都是阴沉沉的。

——但就在安迷修走出公司有一段路以后,忽然就开始下雨了。

夏日的暴雨永远来的比龙卷风快*,安迷修猝不及防被淋了一身,夜里的风一吹简直透心凉。

“啊……”安迷修把公文包举在头顶,后悔的想着:“大意了啊……!出门的时候不应该嫌麻烦不带伞的。”

然而雨还没有要停的迹象,安迷修只得四处张望起来,想寻找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

可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店铺都已经关门,附近的街上只有那家咖啡厅还开着。

“没办法啊……虽然湿漉漉的非常失礼,但是只能冒昧打扰一下了。”

他加快脚步朝着那黑夜里唯一的光亮走去,在门前停顿了一下以后才敢轻轻的推开门。

 “打扰了……在下只是想进来躲个雨——咦,没有人?”

安迷修有些无措的站着,水珠从他的发梢和衣角无声的滴落到门口纯白的地毯上,洇出一小片深色的痕迹。

风铃晃动时清脆的声音和着清苦的咖啡味儿和隐约的奶香回旋在这一片不大的空间里,

也许是因为正值深夜,咖啡店里并没有客人。咖啡色和米色相见的墙纸看起来很舒服,原木的吧台上咖啡机正在工作,发出的“咕噜噜”的细微的响声听起来就让人很想枕着胳膊睡一觉。

——也确实有那么一个人这样做了。

那个人趴在吧台后,又是小小的一团,不走近看完全看不出来。

这大概就是公司后辈说的那个金发的店长了吧?这么没戒心,万一深夜有小偷来了可怎么办?

安迷修好笑的打量着埋着头似乎睡得正香的店长,正打算放轻脚步转身去门口站到雨停,却感到身后的人迷迷糊糊的转醒,不由得脚步一顿。

然后他听见身后的人懵懂的自言自语:“呜……我怎么睡着了?啊,是客人吗!”

安迷修只好又转过头去,但他所有的推脱之词都在看见金发的店长的正脸的时候被咽进了肚子里。

店长的金发柔软而有光泽;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天蓝的眼睛里还带着未消退干净的水汽;在两人眼神对上的时候他微笑致意,于是在安迷修眼里就连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也在灯光的照射下变成了他周身金色的光晕。

他的大脑忽然就一片空白,只能下意识的回答——

“冒昧的打扰了。因为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在下想来躲个雨,但是看您似乎在休息,还是不打扰了吧……”

金发的店长听完先是一愣,然后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

“这有什么关系!尽管坐吧!我这里还有毛巾和热水也尽管用!小心别感冒啊!”

“是的……”安迷修笼罩在这个同样是金色的笑容里,也忍不住微笑了。

这真是他二十多年来,遇见过的,最可爱的人了。

而且,不再会有第二个了。

安迷修在心里这样发誓。

 

 

三、Wednesday

之后的几天,公司里的人突然发现安迷修开始在下班后频繁光顾以前从来不去的咖啡店。

难道是转性了?

但是问起来的时候这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却像是少年一样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却只是用“想接触一下年轻人的世界”这种一听就知道是假的的理由搪塞过去。

只比安迷修小了一两年的后辈们很无奈,然后感觉自己发现了真相。

……其实是恋爱了吧。

 

 

四、Thursday

今天的安迷修下班后也是迫不及待的走进咖啡厅。

忽视掉一二三四五个帅哥服务生明里暗里的眼刀,安迷修镇定的冲金发的店长展露出背地里练习了无数次的温和包容的微笑。

“下午好啊金。”

“啊欢迎光临!下午好啊安迷修!今天也要一杯卡布奇诺吗?”

“是的,麻烦金给我做了。”

“别客气呀!你能喜欢我就很高兴了!”金发的店长天生有一张无论几岁都不显老的脸,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清爽的大学生,是标准的合法正太。

真可爱啊……

安迷修情不自禁的笑着伸手摸摸那头看着就知道手感很好的金发,再一次忽视了身边一二三四五道已经升级到快要实质化的杀人眼刀,幸福的想。

 

 

 

五、Friday

“找我有什么事吗,恶党?”

“我说安迷修,你对于金到底是什么态度呢。是把他当做一个可爱的弟弟,还是别的?”

“你果然是来问这个的……那么我就直说吧。”

“我真要感谢那场大雨,让我遇见了金。我对于金的感情,和你们对于金的感情是一样的。”

“对我来说,金不是可爱的弟弟。”

“而是可爱的爱人。”

 

 

六、Saturday

“安迷修?在想什么呢?”清清亮亮的少年音在耳侧响起,然后一杯缀着奇怪的、像是一匹马的形状的拉花的卡布奇诺被轻轻放到安迷修面前的玻璃茶几上,“看起来好没精神啊。”

“啊不,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安迷修转头向正关切的看着他的金发店长安抚的笑了一下,在对方坐到他对面以后沉默的摩挲了一阵烫了金丝边的花朵型状的咖啡杯。

“今天也是雨天呢。”安迷修率先打开话题。

“是啊!这个礼拜就没有出过太阳,天天都是下雨和阴天……”少年般的金发店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很凉快,但我果然更加想晒太阳啊……”

咖啡已经见底了,露出了杯底精致的藤蔓暗纹,弯弯绕绕的,像是许多大小不一的爱心。

心脏不受控制的想要逃出胸腔,剧烈的跳动让安迷修的胸口都有点发痛

也许是少年不同于往常的,带着撒娇的声音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他忽然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金,那我们要不要来打个赌?”

“没问题啊,不过赌什么?”

告诉他。

“就赌明天会不会下雨如何?”

太不公平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疼痛又苦恼,而你却一无所知。

 “哈,那我就赌明天还是雨天吧!”

“那在下就赌明天是晴天了。”

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你。

 “那赌注呢?”

我想让你也烦恼……我想让你因为我而烦恼。

“……如果明天是晴天,那金你就考虑一下和我、交往……”

安迷修的手交叉着握在一起,像是祈祷一样的姿势,然后在金惊讶又慌乱的眼光里,害羞又坚定的继续说——

“如果明天是阴天的话,我就请求你……和我,交往。”

我想你也因为我,陷入这甜蜜又揪心的,恋爱的烦恼啊。

 

 

 

七、Sunday

咖啡店旁的花坛里紫色的绣球花开的正好,高高的一从,花朵就藏在缀着露珠的叶片里不肯见人,只露出了一点淡紫,却更加引人注目。

­——就像是吧台后金发的店长。

因为是休息日,这家开在公司旁的咖啡厅里并没有人,非常冷清。

——虽然事实是因为今天完全没有心思营业的店长任性的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最后的结果非常奇妙。

因为那天下了太阳雨。

安迷修无语问苍天。

 

“所以那个赌,我们谁都没有赢啊。”

率先发声的依然是安迷修。

埋在手臂间正装睡的金发店长小动物般浑身一抖,让安迷修无奈的叹了口气。

太急了吗……?他失落的想。

“既然我们都没有猜中,那就当这个赌从来没有发生过吧?”

安迷修本来想去摸摸金的脑袋,却在半空中停住,然后收了回去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金。”

青年隐含着落寞的声音响起,然后金在听见脚步摩擦的声音的时候,忽然抬起了头。

身体快过头脑的,他跨过吧台抓住了安迷修衬衫的一角。

“我——”金张口正想说什么,却感觉有耀眼的光透过靠街的落地窗照在自己和对方的脸上。

雨停了。

回头的青年一半的脸庞隐没在光线里,棕色的发梢被正午的太阳光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平常总是温柔的弯着的祖母绿色的眼睛里还有着未消退的错愕。他唇瓣微张,似乎是在表达疑惑。

而金发的店长整张脸都朝着太阳,天空般明净的蓝眼睛湿漉漉的泛着波光,像是急切的想要说什么但是脑子有一片空白一样,脸颊微红,眼睛里透露出无措和迷茫。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只是无言的注视着对方

良久以后金发店长叹了口气

“最后是晴天啊。”

金发的店长笑起来。

安迷修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像是在发光一样的笑容了。但这次,他只觉得这个笑容仿佛闪烁着蜂蜜糖浆的光泽。

——甜的发腻却令人心跳加速的光泽。

 

咖啡店里正播放着音乐,钢琴和小提琴节奏舒缓,清凉的女声正唱着:

……

Wheneverwe meet it rains cats and dogs.

我们相遇的时候总是大雨倾盆

I'ma little soaking mouse.

我像大雨中逃窜的老鼠

I'mwet with a blanket of rain.

在路上淋得湿透

And I dream of you.

心中想的却全都是你

……

 

“是你赢了哦,安迷修。”




结尾皮埃斯

*来源于一句歌词(笑)也算是个暗喻吧。

文章结尾那句话是个双关。

评论(6)

热度(47)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