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主安金】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开头有话说

迟来的安哥生贺......祝安哥今年睡到想睡的金实现自己的骑士道!

我一直觉得安哥挺适合少女攻的,然后最近特别想看小男生的恋爱于是......

降智段子,文笔屌差,梗俗到爆炸,重度ooc,劝你别看.jpg

希、希望大家给点意见_(:з」∠)_

然后送上音乐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id=28891491&userid=287870477



准备好了就开始叭!ლ(°◕‵ƹ′◕ლ)


一、恋爱而不自知的笨蛋

安迷修过度注意那个学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虽然当事人一再强调自己只是【普通的对于有潜力的学弟的关心】,但是用他死对头雷狮的话来说就是【恶心又肉麻的看对象的眼神】

安迷修其人,长得不错,成绩优异,乐于助人办事也公正,这种本该是标准人生赢家的配置却因为他在现代社会还每天念叨着【骑士道】而硬生生被扭曲成了【恶心帅】。

这也间接导致他所在的风纪部里部员一直是学生会中最少的。

所以最初在招人的时候安迷修一听这个学弟坚定的说自己要加入风纪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如果有好感度是可以量化的话大概就可以看见计数表直接满了吧。

学弟是学生会的新成员,非常开朗外向,人缘也很好,风纪部难得的零差评的人;

学弟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手感好的过分,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像极了可爱的猫咪,但是那向日葵般的金发和湖水一般的蓝眼睛又会让安迷修联想到某国传说中的骑士王。

总之对安迷修的胃口的不得了。

更不要提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学弟那个发光的笑容和那一声乖巧的【安迷修学长好】了。

安迷修差点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

——如果有好感度是可以量化的话大概就可以看见计数表直接破表了吧。

 

二、想的很多的雷某人

作为安迷修死对头的雷狮最近觉得安迷修有点不对劲。

具体有如下疑点

疑点一:虽然安迷修作为风纪部的部长以前就到的很早,但是最近好像有点早过头了。

疑点二:最近那种恶心帅的笑容少了,也不那么频繁的在女生身边出现了。

疑点三:虽然以前也很注意形象但是最近居然开始随身携带小镜子了!!

【这算什么?太反常了吧???】雷狮搓掉身上的鸡皮疙瘩暗暗吐槽。

咦等一下。

雷狮手一顿,感觉自己仿佛福至心灵一般发现了事件的关键。

如果说突然来的更早了是为了更早的看见【那个人】

减少在女生身边的出现次数是为了和【那个人】在一起

注意形象也是因为【那个人】的话……

这种和恋爱里的女人神似的现象……

难不成安迷修其实是下面那个???

 

三、知道什么叫FLAG不能乱立吗

“话说最近都好闷啊……”

某一次日常执勤以后,和安迷修并肩走在一起准备回教室上课的学弟突然发起了话题。

“是、是啊!不过天气预报里说今天还会是多云,要等到明天才下雨呢。”

正苦恼于如何与学弟拉近关系的安迷修被突然发起的话题打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回应道。

“诶——这样啊。”学弟猫儿般的眼睛转了一圈,歪头笑着对安迷修说,“那学长明天要记得带伞啊!淋雨了就不好了。”

“没、没问题!”安迷修感觉那个闪光的笑容箭矢一般穿过了他的心脏,“在下,在下每天都有带雨伞,没问题的!”

“嘿嘿,学长真是很仔细啊!不像我,不看天气预报的话完全会忘掉带伞的。”

金发的少年挠挠脸颊,似乎对此感到有些羞耻,“好多人都说我这样太小孩子啦,我也觉得确实……啊哈哈。”

“不,没有的事啊金!”安迷修几乎没有思考的说,“金这样就很好了——啊当然粗心大意是需要改变的。我的意思是说——”

安迷修加快脚步,然后在学弟面前停下。

学弟疑惑的抬头看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的安迷修。

学弟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手感好的过分,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像极了可爱的猫咪,但是那向日葵般的金发和湖水一般的蓝眼睛又会让安迷修联想到某国传说中的骑士王。

他的骑士王。

安迷修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的笑容,然后放低了声音温和的对学弟说:

“我想大家总是说金像个小孩子,也是指金是个开朗而善良的人吧。”

“所以金没必要为此苦恼啦,金只要做好自己就好。”

 

四、恭喜盲生发现华点

安迷修今天总算深切意识到了什么叫做FLAG不能乱立。

中午还万里无云的天空就在快放学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

“看来天气预报也是不准的啊……”安迷修边收拾书包边想着。

“看来每天都带伞果然是正确的……诶,”他的动作忽然一顿。

“嘿嘿,学长真是很仔细啊!不像我,不看天气预报的话完全会忘掉带伞的——”

早上与金发学弟的交谈此时浮现在他脑海里。

一串等式迅速成型:下雨=金没带伞=自己可以借伞给金=可以送金回家=可以和金一起回去=和金拉近距离的好机会!

安迷修简直想为自己点赞。

然后他极力按捺下自己快要飞起来的笑容,用最短的时间收拾好书包然后冲出教学楼。

因为突发性的暴雨,教学楼的出口与平常相比显得拥挤不少。但安迷修的目光却跨过了好远,清晰地看见了那个少年。

金发的学弟似乎是在等着这场雨停,正站在最边上的出口处时而看天时而低头,一条腿前后晃荡着蹭过地面的水坑。

夏日阴沉而闷热的雨天里,少年就好像是清爽的微风和阳光,是让人过目不忘的,耀眼的存在。

安迷修的心就以一种连本人都惊讶的频率咚咚咚的快速跳动起来,他的手摸了摸胸口,在确定频率正常以后他才迈开步子走向少年。

“金,你没带伞吗?”

“啊,学长。”金惊讶的回过头,然后笑了一下,颇为苦恼的回应,“是啊,今天早上不是天气还很好嘛,完全想不到会下雨嘛。”

“那、那正好!”安迷修激动的握紧了手里的伞,一时间什么【学弟的发小和同班同学为什么没有给学弟送伞】这种问题都被他抛到脑后,“我刚好有一把伞,不介意的话……一起撑怎么样?”

“.…..”少年本来就圆的眼睛睁的更大了。

然后他扬起了嘴角。

“好啊!学长不介意的话。”

“完、完全没事!”

“那就谢谢学长啦!”

安迷修手忙脚乱的撑开伞。

伞不算小,但是容纳两个人还是有些困难,于是安迷修悄悄的把伞往学弟那里偏了大半,然后配合着学弟放慢了脚步。

“啊学长我家要往左转……”

“哦、好的!”

 

“啧”围观了全过程的【学弟同伴同学】不爽的皱眉,“这个渣渣为什么不要我送他回去,却跑来和别人撑一把伞?”

“等一下,”有着理智人设的【学弟的发小】眉毛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记得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金是带了伞的……”

 

五、某个事件的背后

夏天的大雨总是来得突然。

“啊——这可怎么办啊,这裙子我才第一次穿,好不想被淋湿啊……”

班级里有女生在抱怨。

窗边正托着下巴看雨的少年耳朵微微一动。

然后微微扬起嘴角,起身。

“你们缺伞吗?好巧啊,我刚好有一把多余的伞……”

 

 

 

“不介意的话,拿去用吧?”

评论(6)

热度(80)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