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来客

关注前请点开这里↓

这里是永远在改名字的逗比三十, 很高兴认识你们!
无所事事但是更新超慢的大学生
文笔巨差,墙头也多。
目标是清爽流畅的文风
记性差,很怕麻烦。
语废
我的温柔还是很贵的,所以请珍惜
更新随缘
红色组本命不接受反驳。
cp陌颜


且行好事,莫问前程。

【凹凸世界/主雷金】WILDFIRE

开头有话说

憋了一个假期的突发脑洞

有头没尾的段子,【大概】会有后续

刑警雷X情报贩子金

巨型OOC,如果引起不适,为您致歉

文笔巨差,但是尽力让各位看的开心!

最后附上音乐

http://music.163.com/song?id=399340175&userid=287870477









准备好了就开始叭!









纵火犯,你是个纵火犯。

你是野火,点燃了我的世界,张牙舞爪的在我心上燃烧;

你所过之处是炽热,是毁灭,是寸草不生。

可我不介意这一切都化作灰烬。

因为你就是生机。      

一、

深夜正是酒吧的营业时间。

“借个火?”他凑在少年耳边几乎是调情般的呢喃着。

男人压低的声音里带着轻佻的笑意,虽然嘴里叼着烟吐字却仍然清晰。而少年明显对于这种富有磁性的声音毫无招架之力。不过出于莫名的矜持,他只是抿紧了嘴唇,低头用柔软的发丝遮住了微红的耳尖,然后不言不语地从酒吧的柜台里摸出一个廉价的塑料打火机,右手拇指摸上开关,另一只手蜷曲着挡在左侧,抬头看向男人。

男人会意的支起上身越过吧台,低头凑过去,鸦羽般的睫毛低垂着半遮住他绛紫色的瞳仁,一时间竟让男人显得无害而安静。

只不过当他抬起头吐烟圈的时候,少年就知道那一切都是错觉。

男人有种锋利的俊美,眉眼都是狭长的,倘若他皱眉或者眯眼,就让人感觉深不可测。头发是纯粹的黑——那种颜色放在他身上说不出的合适,像是夜晚般迤逦而神秘;领结是随意扯开的,西装外套则被他搭在座位的靠背上,而他就闲适的靠在那里,挽起了一节袖子,露出了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令人上瘾。

少年被刺痛一样的收回视线,继续擦拭酒杯。

酒杯的材质是透明的玻璃,大概是为了美观,对杯身内部的玻璃使用了不规则的切割工艺进行加工——这使得玻璃杯在酒吧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像钻石般闪烁着光芒。

一个切割面就倒映着一张人的脸,一个玻璃杯无数个切面就像万花筒一样映出了一个千奇百怪的,与平常不同的世界。

少年转动着手里的世界,在某个被切割的平面里,他看见了那个人的眼睛。

他清楚男人是一直在注视着他的,只是那眼神太复杂了,他实在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

它像是一束即将冲破迷雾迎来破晓的曙光;像是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汹涌暗流;又或是一点儿埋藏在枯草堆里,下一秒就会愈燃愈烈的星火。

少年猛地把酒杯扣在桌上,玻璃和大理石的桌面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刚好视线相对。

男人笑了。

 “这酒杯已经够干净了,确实是不用擦了。”那根烟还没燃到一半就被按到烟灰缸里灭掉,“你说对吗,小鬼?”

这个人从来不肯好好地叫他的名字。

“我是有名字的,先生。”

“哦……”男人单手撑住下巴,眼神落在少年胸口的工作牌上,拖长了音调调笑道,“可这里这么多先生,你是说哪一个?”

“……”

少年深呼吸,强压下怒气后才有点不情愿的开口:

“……雷狮先生。”

“我在,”名叫雷狮的黑发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了相当减龄的虎牙——少年一直在暗地里吐槽这虎牙让男人显得很幼稚,“喊我有什么事吗……”

“金?”

 

二、

雷狮注意那个少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少年叫金,是一间酒吧的调酒师。光从长相的角度讲年纪应该不大,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很匀称,看得出来经过良好的锻炼。璀璨的金发蓬松而柔软,蓝眼睛像是清澈见底的湖水,白衬衫的纽扣扣的整齐,顶端别了一个黑色的领结,工作时则会在外面多罩一件黑色的马甲。

如果只是第一眼看见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个孩子与酒吧这种事物联系起来的,比起调酒师,少年更加像是咖啡厅里打工的高中服务生。

他不怎么笑,总是很理智又冷淡的抿着嘴唇,看起来很是不近人情。但也会周到的处理醉后失态的顾客,以及不动声色的拒绝并非出自好意的靠近与小费。

然而真正引起雷狮兴趣的,是某一件事情。

他太眼熟了。

明明是第一次见,雷狮却感觉他已经在很多地方见过少年一样,

这绝不是什么一见如故,也不是言情小说里描述的爱情来临的预兆,而是雷狮潜意识的一种直觉。

可能是在某个转角,他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对方也正好压低帽檐走过;可能是那间他常去他家楼下的咖啡店,他和他正好背靠背的坐着过;又或者是他单位旁边的那家便利店,他曾经排在他前面。

这种放在平常算是浪漫的缘分在雷狮这里就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雷狮是个警察,刑警。

——仇人很多的那种。

以防万一雷狮托人调查了少年——无论是出生还是经历都普通到了极点,只是他的住所,无论是离雷狮的住所,还是他的工作单位,都是十万八千里那样远。

所以问题来了。

这算是跟踪吧?理由是什么,寻仇?可看资料他们不应该有交集,难道是有人委托吗?他到底是怎么做到摸清楚自己的作息时间的?

这可是个问题,雷狮在远离吧台的死角偷偷观察着少年,末了掐灭了烟,然后起身,朝门外走去。

只是雷狮没有看到的是,少年在他即将消失在门口的时候调酒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原本背着大门的脸微微侧了一下,露出一双没有情绪的蓝眼睛。

像是藏了什么意味深长。 


评论(2)

热度(44)

©雪中来客 | Powered by LOFTER